王濤:加快提升監管場所醫療衞生工作

發佈時間:2020-05-20 來源:佛山新聞網

  

  “在疫情防控中,監管場所的醫療衞生工作暴露出短板和不足。”今年全國兩會,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三水強制隔離戒毒所政治處主任王濤將針對監管場所的醫療衞生工作建言獻策。

  

  建議提升監管場所的醫療衞生工作

  今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大年初二,三水強制隔離戒毒所的900多名幹警在接到取消休假的通知後,全部在規定時間返崗,在戒毒所內進行封閉式執勤和備勤,全力保障戒毒人員身心健康,最長的執勤時間達到60天。

  王濤介紹,通過集體的努力,戒毒所防疫工作取得了階段性成果,目前所內人員零確診。他認為,同事們在疫情防控中體現出來的擔當、忠誠、奉獻精神,對以後的工作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在攻堅克難方面,我們絕對是一支能打勝仗的隊伍!”

  

  執勤民警為戒毒人員量體温

  經過長期調研並結合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王濤發現,當前監獄、戒毒所等監管場所面臨醫療管理體制機制不暢順、監管場所醫療資源供給不足等問題,與日益增長的監管醫療需求不相適應。僅2017年,全省戒毒人員外診外醫多達3716人次,場所內的醫療任務十分繁重。

  他調查發現,當前監管場所醫療衞生工作主要存在三大方面的問題:監管醫療隊伍建設、人員素質與場所需求矛盾突出;監管醫療的法律地位及屬性不明確;醫療業務屬地管理落實還不到位,監管場所防疫職能的配套缺失,與實際需要不匹配。

  王濤建議,監管場所應納入地方醫療機構建設與管理體系中。要確保司法監管醫療系統定位準確,構建完善治療和疾控體系,從而與地方形成聯動機制,自主開展工作。

  

  醫護人員對戒毒人員進行治療

  目前,由於國家規定公務員不得參加專業技術人才評審(各省執行也不統一),因此戒毒場所警察身份的醫護人員不能參評高級職稱,並且職稱與個人待遇不掛鈎,職業培訓和晉升受阻,導致難於留住醫療人才,嚴重製約了場所監管醫療工作發展。

  王濤建議,應打通監管場所醫務人員的職稱晉升渠道,符合條件的技術職稱可以晉升,職務可以聘任;必要時可根據監管醫療系統的實際,實行獨立的職稱評聘機制和培訓標準。

  疫情期間,我國有個別監獄發生了羣體性感染,暴露了監管場所的防疫短板。王濤建議,要健全疾病防控體系,加強監管場所與地方實現疫情聯防聯控的機制,建立疫情雙直報管理系統;要爭取將監管場所醫療衞生防疫等工作納入國家、省總體規劃,納入地方醫療機構建設與管理體系,加強監督管理與考核。

  建議改進解戒人員銜接幫扶工作

  去年全國兩會,王濤提出了由街道抽調人員組成社區戒毒、康復機構,幫助解戒人員迴歸社會的建議。今年,王濤還將持續關注解戒人員社會融入的問題。

  王濤説,解戒人員出所後會遇到各種問題,常被標籤化,揹着“吸毒”的包袱,被親人拋棄、被朋友嫌惡、被社會歧視、找不到工作,步履維艱。“社區康復戒毒主題責任模糊、社區幫扶人員專業知識欠缺、家庭親情修復欠缺……這些都是他們迴歸社會、融入社會的攔路虎。”

  

  民警對戒毒人員進行心理健康教育

  王濤建議,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毒法》制定關於社區戒毒、康復的條例細則,把社區戒毒工作部門化、專職化、專業化;同時成立禁毒戒毒宣講團隊,助力消除社會關於吸毒人員的片面認知,深入普及禁毒戒毒知識,消除社會歧視。

  “目前,各鎮街抽調的幫扶人員普遍專業知識欠缺,也不是專職的,在幫扶上存在各種問題。”王濤建議,要推動解戒人員動態管理往規範化、制度化方向轉變,建立家庭、社工、社區(街道)、強制隔離戒毒所、地方公安機關之間的協同機制,解決解戒人員再社會化遇到的身份恢復、家庭支持、社會認可、心理障礙等方面的問題;出台解戒人員再就業、再教育的相關政策,以就業退税、財政撥付教育專項經費等形式實現對其的幫扶。

  

  佛山新聞網報道

  記者:馮海茵、楊昊

  視頻:張家欣

  圖片由廣東省三水強制隔離戒毒所提供

(責任編輯:何燕良)